第壹小說 > 華娛1997 > 645 人生偶像和湯臣一品
  曹軒和樸副社長聊了幾句,并沒有為這幫男團打抱不平的意思。

  人家又沒有罵他,雙方和他也沒啥關系,犯不著為誰出頭管閑事,不過畢竟看到了,也不能當沒事人,曹老板一向做事周全,還是簡單提點了兩下。

  “以后管理上脾氣收斂一下,下面人也不容易,將心比心嘛。”

  “是是是,曹社長說的對,我一定吸取教訓。”

  樸副社長連連點頭,一副受教的模樣,看的EXO成員心里暗爽。

  你也有當孫子的時候!

  點到即止,曹軒沒有就這個話題多聊,就把注意力放在這幫頭發花里胡哨的少年身上。

  說少年可能有些不恰當,這幫人有幾個已經20出頭了,但確實也有剛成年的,反正年紀都不算大,基本都是90~95后。

  而這幫人,恰恰也是真正聽著曹軒歌長大的那批。

  中國人不必多說,就沒有沒聽過他歌的90后,春晚、電臺、電視、大街小巷、校園、商場,只要有流行歌曲的存在,就有曹軒的聲音。

  韓國也不遜色多少,在2000年以后,曹軒的影響就日益壯大,2004年拿了格萊美,登頂亞洲第一天王,在韓國的影響力也是非常大的。

  從2007年開始,曹軒第一次登頂成為韓國投票最受歡迎的非韓國籍亞洲藝人,此后數年,再也沒有旁落他人。

  并且在整個非韓國籍世界藝人排行中,也基本屬于穩居前三的存在,并在2007年、2010年、2011年三次問鼎第一。

  如果在韓國選出。最紅的國外藝人,那么可能每個人都有不同的人選,但曹軒肯定是其中之一。

  甚至就那位加拿大人來說,曹軒2007年登頂世界天王,甚至之前就是國際一線歌手,在美國、加拿大、墨西哥都極具知名度。

  考慮到還有華裔加成,不夸張的說,沒聽過曹軒的歌甚至一定程度被排擠。

  也正因為如此,這幫男團或許有個別人對曹軒不感冒,但肯定明白他的地位和影響力,甚至作為一個亞洲歌手來說,很難不把曹軒當做榜樣。

  曹軒面向眾人,打了個招呼:“大家好,我是曹軒,英語會不會?或者你們其中有會中文的翻譯一下。”

  “會的會的,我們多數都會英語,曹軒前輩,我是您的忠實粉絲,12歲就聽你的歌了。”

  “我也是,2007年曾有幸親眼看過您在首爾的演唱會。”

  “曹軒前輩,可以給我一個簽名嗎,我的姐姐是您八年老粉。”

  “……”

  曹軒一個招呼,這幫人就馬上興奮的七嘴八舌的回應,絲毫沒有作為藝人的矜持,宛如普通追星族,看向曹軒的眼神滿是火熱。

  對于禮貌的后輩,曹軒一向態度親切,一一給眾人簽了名,然后才說起正事。

  “我聽說你們團里有幾位是中國人,不知是誰?”

  他睜著眼說瞎話,其他人才恍然大悟,他說怎么曹軒突然跑來看他們幾個小新人,原來是知道有老鄉在。

  異國他鄉,遇上同胞后輩,簡單過來看望一下,也算是正常反應。

  “我是中國人,老師,我叫張藝星。”

  “我叫鹿寒。”

  “老師好,我是黃子濤。”

  “……”

  兩個黃毛,一個紅毛,再加一個黑色挑染,臉上很濃的妝容,身形也偏瘦。

  其實和曹軒印象里是略微不同的,明顯更青澀一些,氣質也沒有后來更突出。

  原時空,不管你認不認可這四位的顏值或者是模樣,但不可否認,作為當紅明星,他們的氣質儀態確實勝過許多人。

  目前來說,雖然多年練習生也讓他們各方面素質遠超于普通素人,但是或許剛剛出道,定位沒有找準,心態也有些迷茫,整體來說比巔峰期差遠了,略強一點的就是正值青春,占了一個“嫩”字。

  關于這點,曹軒還是有些感慨的,帥哥代有人才出。

  大量新人涌出,以后他玩不了意氣風發的陽光帥氣了,只能走成熟大叔路線。

  曹軒和幾人聊了聊家常,主要就是家哪人,幾歲來的韓國,父母干什么之類的。

  其他三位都是地地道道的中國人,還有一個是曹軒的魯省老鄉,只有簽兒比較尷尬。

  其他人也能很明顯的看出,在得知對方是加拿大籍,曹軒的態度略顯冷淡。

  其實他們想多了,曹軒不是對國籍冷淡,他雖然更認同中國同胞,但也不代表他排斥歧視華人,還有很多朋友和粉絲都是華人。

  所以讓曹軒冷淡的并不是國籍,而是簽兒這個人。

  渣不可怕,曹軒自己也不是好人,但是犯法的事就比較惡心了,曹軒討厭這種沒有底線,為所欲為的人。

  至于其他三位,坦白說,他都沒什么惡感,因為《極限挑戰》和曼聯球迷對張、鹿觀感更好一些。

  當然,后來因為張屢屢一些把人當傻子的人設發言,讓曹軒對他觀感下降。

  還是那句話,曹兄從不排斥明星立人設,因為明星賣的就是個人品牌,有人設,相當于突出賣點,很正常的一件事。

  但他很反感那種不動腦子的人設,比如很多女明星的吃貨人設。

  明明連口肉都不敢吃,偏偏營造自己多么愛吃,堪比大胃王,還特么干吃不胖。

  曹軒不是沒見過這種奇人,但數量很少,而且也沒那么夸張。

  你真往死里吃,肯定要長胖的,不長胖那是病,說明消化和吸收系統不好,正確的辦法不是得瑟炫耀,而是去醫院檢查。

  同樣的道理,一個身在娛樂圈名利場的頂流男明星,表示自己從來沒談戀愛,自稱處男,聽個葷段子都臉紅………

  怎么說呢,要不就是碰上了萬中無一的絕世小白兔,要不這家伙就是超級白蓮花,表面一套,背地一套。

  當然也可能是其他特殊原因,但這個就比較敏感,不方面細聊。

  反正曹軒縱橫娛樂圈十幾年,碰到的這種單身明星,要么玩地下,要么玩的花,要么就是那啥,真正一心一意拼事業的不是沒有,但少之又少。

  娛樂圈誘惑太大了,都是俊男靚女,本身又年少多金,多少老油條都把持不住,也更別說一些年輕人了。

  所以,這種人設非常危險,除非你真的干干凈凈,否則萬一爆雷,那就是天翻地覆。

  就算不爆雷,這種人設除了粉絲買賬,正常人都很清楚真假,特別在娛樂圈其他人不斷翻車的大環境下,很容易成為眾矢之的的群嘲對象。

  相比之下,曹軒還是更欣賞鹿寒這樣事業巔峰期敢官宣的真漢子。

  曹軒是行里人,還是娛樂公司老板,太明白對于一個頂流來說,公布戀情意味著什么。

  尤其是這種女/男粉極多的流量明星,毫不夸張的說,一個玩不好,直接可以讓自己的事業腰斬。

  事實也是如此,鹿寒公布戀情之后,影視資源明顯下滑嚴重,遠遠遜色于他的巔峰期。

  當然,其轉戰綜藝路線,與《魔都大炮》撲街也是非常重要的原因………

  拋開以后的觀感,此時曹軒對幾個人的態度還是不錯的,勉勵他們好好工作,在異國他鄉做出一番成績,還特意在推特把他們四個人的賬號給關注了。

  其實他總只想關注三個人,但其實眼巴巴看著,他也不好太厚此薄彼。

  簽兒倒是很興奮:“曹老師,我從小就聽您的歌,您是我的人生偶像,我以后一定以您為榜樣,向您學習。”

  曹軒:“……”

  倒也不必如此厚愛。

  你這么一搞,誰都知道我是你偶像,回頭要是犯事進去了,別人再覺得是他把人帶壞的。

  曹軒想想自己曹大官人的名聲,突然琢磨自己回去要不要手滑一下,把這廝給屏蔽了。

  他寧愿多一個小黑粉,但這個榜樣他真的當不起………

  ………

  曹軒他們在韓國宣傳數日后,前往日本,再次獲得了盛大的歡迎。

  而且考慮到漫威在日本的熱度,曹軒本人獲得的排面比之韓國更勝。

  曹軒日本官方粉絲團仿佛跟韓國叫板一樣,光是接機人數就近千人,清一色穿著印有【曹】字和曹軒照片、應援語的T桖,動作整齊劃一,儼然軍隊。

  更夸張的是,他們集資租了一架直升飛機,上面掛著歡迎橫幅,跟著曹軒他們從機場的專車一路飛到臨近市區。

  看著寡姐他們傻眼的情景,曹軒再次做出微微后仰的動作,眼神睥睨。

  什么叫國際巨星啊!

  在日本轉悠了兩天后,曹軒他們終于前往亞洲的最后一站中國,首站魔都。

  飛機上,寡姐他們都很好奇,曹軒回到自己的主場會迎來什么樣的盛大場面。

  曹軒倒是覺得他們想多了。

  他有時一兩年都去不了一次日韓,物以稀為貴,再加上這次《復仇者聯盟》的龐大熱度,所以才有這么一出。

  但是國內就不一樣了,他每年大半年都待在國內,每年來回往返十幾次甚至是幾十次,沒必要搞這么大陣仗。

  甚至曹軒都不希望自己的粉絲來接機,影響其他人出入,要挨罵的。

  日韓那是做客,中國是回家,做客和回家意義不同,也沒必要攀比。

  但曹軒還是低估了自己的影響力。

  他這些年是很少有粉絲接機,但那不是因為粉絲不想,而是因為他的行程航班多數高度保密,根本堵不著人。

  但這次不一樣了,《復仇者聯盟》劇組公開宣傳訪問,行程透明,航班信息也能查清楚,不存在堵不著人的狀況。

  更重要的是,日本和韓國的接機盛況,已經傳回國內,甚至登頂熱搜。

  讓人感慨曹軒在日韓的恐怖人氣之余,順帶也捎帶兩句國內粉絲不如人家專業云云。

  結果就是這句話惹禍了,曹軒的國內粉絲怎么會服氣那幫日韓小妖精,論資歷、論人數、論追捧程度,她們都得往后排。

  數位大粉親自下場,以魔都粉絲團為中心,召集江浙滬數地的粉絲,準備狠狠給那幫日韓粉絲開開眼。

  于是飛機一落地,曹軒就接到了機場方面的通知,讓他們暫時停留在飛機上。

  外面起碼小一萬人堵著!

  機場安保力量嚴重不足,臨時請來警察維持秩序,用機場工作人員的話說。

  “今天算是開了眼了,前年魔都世博會,我們機場都沒這動靜。”

  這回連曹軒也蒙了,他經歷的接機場面真不少,多的三四千人也見過,但是小萬人真的是第一次,趕上許多演唱會了。

  與機場工作人員交涉之后,曹軒發了一條微博,示意大家注意安全,聽從機場人員的安排。

  他們幾個人也一直留在飛機,直到機場這邊有足夠的安保力量保證秩序,才下了飛機。

  來到機場和外面的大廳,烏泱泱的全都是穿著黑色衣服女孩男孩。

  時間太短,趕制應援T恤肯定是不夠了,但是他們還是相對統一著裝顏色,形成團體效應。

  曹云一露面,所有人在幾個粉絲的帶領下,齊聲喊出應援口號,聲震云霄。

  “音樂無處不在,曹軒無可替代!”

  曹軒在安保人員的保護下,向粉絲們揮手致意,引來無數歡呼。

  “乖乖。”

  現場除了粉絲和安保人員,還有大量停留的乘客圍觀,掏出手機錄像拍照。

  更有甚者,直接現場打開行李箱,套了一件黑色外套,然后往粉絲群里擠,還不忘對上曹軒粉絲【萱草花】的口號。

  萱草花,萱草花,天下萱草是一家!

  而曹軒和《復仇者聯盟》主創的手里也多了粉絲們精心準備的萱草花束。

  雖然萱草花的花語是母親之花,但在曹軒的粉絲這邊是個例外,送花也有歡迎愛戴的意思。

  曹軒手里拿著黃色的萱草花,看著周圍黑壓壓的一片,莫名有一種異樣的感覺。

  特別慶幸自己比較喜歡穿黑色,所以粉絲們多數也都以黑色為應援顏色,雖然場面看起來也十分沉重嚴肅,但好歹還不算特別夸張。

  如果他喜歡白色,那今天就不是歡迎儀式了,而是十里長街送自己………

  在機場足足逗留了近兩個小時,曹軒才算是離開,然后直接用手機編輯了兩條微博。

  一條是希望歌迷們不要逗留,盡快回家,并且注意安全。

  另外一點就是委婉的表達了一下自己的看法。

  【特別感動粉絲們的接機,不管是國內還是國外,我都感受到大家對我的喜愛,誠惶誠恐,感激涕零!

  但也必須要說明的是,其實我本人不太贊成這種接機方式,一來確實影響了公共秩序。同時也不利于粉絲們的人身安全。

  希望大家更多的是關注作品,曹軒也是兩條胳膊兩只眼,普通老百姓一個,沒什么了不起,也沒必要跑大老遠看一眼。

  再次感謝粉絲們的厚愛,你們的所作皆是為我,曹軒永遠銘感五內

  最后,我也為這次由我導致的占用公共資源事件,為機場工作人員、各位乘客,以及其他各方人士帶來的不便表示深深的歉意】

  曹軒這條微博用詞很委婉,但實際意思還是批評了粉絲們的做法。

  這次動靜確實有點鬧得太大,上萬人事先不報備的突然聚集真不是一件小事,對治安、交通、機場都帶來很大的壓力。

  而且這幫粉絲大多數都是年輕人,甚至有一些是未成年,萬一出了點差錯,曹軒遺臭萬年。

  發完微博,曹軒緊接著就打電話把繁星相關負責人劈頭蓋臉罵了一頓,

  負責人也很委屈,曹軒的粉絲基數太大,正兒八經的各大平臺活躍粉絲,沒有1000萬也有幾百萬,他們不可能實時監控。

  況且這次事發太突然,從大粉下場召集人馬,一共就兩天不到的時間。

  而且很多人都是自發組織,通知時間地點和服裝,其他的不管,也沒有太多的統計,這樣自由的召集方式,讓他們無法準確掌握人數。

  再加上多年沒搞大規模接機,繁星也沒有一個參照數,真沒想到能鬧得這么大。

  之前他們以為兩三千人就撐天了,這個體量,機場是完全可以吃下的,他們也事先通知了機場。

  但沒想到接機粉絲人數翻了四五倍,再加上大量停留看熱鬧的乘客,甚至一些吃飽了撐的專門趕過來的吃瓜群眾,機場安保力量直接崩潰。

  可以說他們的工作出現了重大失誤,但要說全部怪他們,也有點不近人情。

  所以曹軒發了脾氣之后,也沒有做什么太多的懲罰,象征性的意思了一下,然后督促他們加大力度,不說能管住粉絲們,起碼情報不能失誤。

  而曹軒的那條微博,除了委婉的批評粉絲,其實也算是提前堵住了很多人的嘴。

  自黑+道歉,姿態放的很低,并把責任都攬在了自己的身上。

  其實有些時候,非原則性錯誤,你只要把態度擺出來,大家也不會非追著你不放。

  如果做錯事,非得死鴨子嘴硬,等所有人一起罵完了,再出來不痛不癢的道歉,風頭是避開了,名聲也臭了。

  曹軒致歉之后,曹軒的粉絲貼吧官方、粉絲團官方微博也發表了致歉聲明。

  以至于原本還有些不爽的路人都覺得不好意思了,覺得曹軒過于謹慎,接機不是什么錯事,國外明星也經常有類似活動,事出有因,以后注意點就好了。

  更有激進者認為,曹軒這是小題大做,中國粉絲這次不是簡單的應援,而是與日韓粉絲PK。

  毫無疑問,單從聲勢方面來說,中國完勝,這是為國揚威,跟普通的接機應援完全是兩碼事。

  當然更多的吃瓜路人,把視線放在了《復仇者聯盟》主創們身上。

  通過各種路透照片,看到他們臉上的驚訝和興奮,倍感欣慰,什么日韓都是彈丸小國,論場面還得是莪大天朝。

  在魔都,《復仇者聯盟》住進了酒店,曹軒則回酒店不遠的大平層住。

  他平時除了宣傳和偶爾的商業活動,很少來魔都,但房子并不少,有些是自己買的,還有別人送的。

  互聯網名氣很大,號稱魔都第一豪宅的湯臣一品,他就有一套房子,沒花一分錢,湯臣一品董事長徐風送給他的。

  原因很簡單,以曹軒的名氣和財力,他成為業主,是直接可以給品牌和小區提升逼格的。

  旁的不說,面對購物者宣傳一下,曹軒在這里有一套房子,是絕對的加分項。

  所以曹軒很多不動產都是保密的,產權都在父母、東西二宮或者是旗下物業公司手里,他名下的房產并不多。

  以曹軒如今的名氣和地位,他想要哪套商品房,真不需要花錢,萬科、恒大等房地產大公司都搶著給他送。

  對于這些公司來說,房子就是商品,送出去不心疼,關鍵要是送對地方,比如送給曹軒,那就是給小區甚至是企業弄了一個活招牌。

  不過曹軒幾乎不收,畢竟他也不缺那個錢,湯臣一品是唯一一次破例。

  其老板徐風是臺省著名女星,后來嫁給富商湯老板,兩口子打造了湯臣一品,在2003年湯老板去世,徐風接班。

  兩口子在臺省黑白兩道和娛樂圈人脈頗廣,早年曹軒去臺省工作時,曾欠過湯老板的一次人情。

  后來湯老板去世,徐風打著孤兒寡母的旗號求助,曹軒不好拒絕,于是收了這套房子。

  曹軒的房產在外界一向是秘密,即便有暴露,也很快被插科打渾或者抹去信息。

  這套湯臣一品是少數曹軒對外公開的房產,很多人提起湯臣一品,也必談曹軒這套房子,甚至其號稱上魔都第一豪宅,也很難說沒有曹軒的功勞。

  從市價來說,這套湯臣一品價值上億,曹軒白白賺了一個多億。

  但曹軒為其提升的品牌價值和廣告效應。無法估量,外人羨慕曹軒白賺一套房,但徐風才是真正大賺的那個。

  據說徐風因為這事,對邀請名人入駐上癮了,好像還送了杰克馬一套,但真假不知。

  不過這套湯臣一品,曹軒從來沒住過,也沒對外出租,就那么一直掛著,平時來魔都都是住酒店或者其他房子。

  比如現在這套大平層,面積將近400平,直觀黃浦江和東方明珠,價值也不遜色湯臣一品多少。

  怎么說呢,湯臣一品雖然名氣大,但很多低調的富豪都不會住這種這些地方,過于招搖。

  喜歡那個小區的,以暴發戶、追求曝光的名人和性格張揚的富豪為主。

  比如郭小四,據說發家之后,就買了三套湯臣一品,還有很多搞微商和網紅的,發家之后也喜歡買湯臣一品。

  這些人需要湯臣一品來襯托他們的成功,而真正的成功人士,已經不需要任何外物來證明自己,說句話都是金錢的味道………